耶穌和那些換錢的人


人們來到我這裡問說:「什麼是對的,什麼是錯的?」
我說:「覺知是對的,不覺知是錯的。」
我不說什麼行動是對的,什麼行動是錯的,有時候暴力也可能是對的。
我不說愛是對的,因為有時候愛也可能是錯的。
愛可能會是為了錯誤的原因,愛也可能是為了錯誤的目的。
有人愛他的國家,這是錯誤的,因為國家主義是一種詛咒。
有人愛他的宗教,他可以去殺,他可以謀殺,他可以焚燒別人的廟。
愛並非永遠都是對的,憤怒也並非永遠都是錯的。


那麼什麼是對的,什麼是錯的?
對我而言,覺知就是對的。
如果你帶著全然的覺知生氣,那麼甚至連生氣也是對的。
如果你帶著不覺知去愛,那麼甚至連那個愛也是錯的。
所以,要讓覺知的品質進入你的每一個行動之中、
進入你的每一個思想之中,進入你的每一個夢之中。
讓越來越多覺知的品質進入到你的存在,變成充滿著覺知的品質,
那麼任何你所做的都是美德,任何你所做的都是好的,
任何你所做的對你和對世界來講都是祝福。


讓我提醒你發生在耶穌一生當中的一個情況。
他拿著鞭子進入耶路撒冷一座很大的廟。
耶穌手中拿著一支鞭子……?
這就是當佛陀說「一隻沒有受傷的手可以拿毒藥」的意思。
是的,耶穌可以駕馭一支鞭子,沒有問題,鞭子不會凌駕在他之上。
他會保持警覺,他會保持有意識。

耶路撒冷那座大廟已經變成了強盜的地方。
在廟裡有換錢的人,他們在剝削整個國家的人。
耶穌單獨一個人進入到廟裡,掀了他們的桌子──那些換錢的人的桌子──
將他們的錢到處丟,產生了一陣騷動,使得那些換錢的人逃離那座廟。
他們有很多人,而耶穌只有一個人,但是他非常生氣、火冒三丈!
這種情形對基督徒來講變成一個困難,要如何解釋它呢?
因為他們的整個努力都是要證明耶穌是一隻鴿子,是和平的象徵。
他怎麼能夠將一支鞭子拿在手中,
他怎麼能夠那麼生氣、那麼盛怒,以致於掀那些換錢的人的桌子,
並將他們趕出那座廟?
他一定是火冒三丈,否則他只有一個人,他可能會被抓起來打。
他的能量一定是像暴風雨一樣,他們無法面對他。
那些教士和生意人一面逃走,一面高喊著:「這個人瘋了!」

基督徒會避開這個故事。
如果你了解的話,並不需要避開它,耶穌是那麼地天真!
他並不是生氣,那是他的慈悲。他並不是暴力的,他並不是破壞性的,那是他的愛。
鞭子在他的手中是鞭子在愛和慈悲的手中。

一個有覺知的人會由他的覺知來行動,因此不會後悔,他的行動是全然的。
全然行動的一個美就是它不會產生「業」,
它不會產生任何東西,它不會在你身上留下任何痕跡。
它就好像寫字在水上,你還沒有寫完,它就消失了。
它甚至不像寫字在沙上面,因為如果風不來的話,它還會維持幾個小時──
它比較像是寫字在水上。

如果你能夠完全警覺,那麼就沒有問題。
你可以處理毒藥,然後毒藥會變成好像醫藥一樣。
在一個智者的手中,毒藥會變成醫藥;
在愚者的手中,甚至連醫藥或瓊漿玉液都一定會變成毒藥。
如果你由天真來運作──不是由博學多聞來運作,
而是由小孩子般的天真來運作,那麼你就永遠不會造成任何傷害,
因為它不會留下任何痕跡,你可以免於你的行為,
你可以很全然地生活,但是沒有任何行動會使你有負擔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Ranra 的頭像
Ranra

太陽神聖祭司的金字塔

Ran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